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aguofa的博客

人不能没有目标,哪怕追求的是一种虚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时节“语”纷纷  

2010-04-07 08:56:21|  分类: 赶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4月4日,也就是清明节的前一天,我和哥回老家烧纸,天刚亮,我就骑上电动车,拿着铁锨上路了,初春的早晨还是很冷的,哥骑得是电动三轮车。一路上,到处都是可以看到黄的纸,红的“钱”。我们在一个集镇上买了些纸和“钱”。进了庄子,没有碰到什么人,我们径直朝坟地走去。满地的麦苗绿绿的,挂着晶莹的露珠,象是人的眼泪。

从上次清明节,已经整整一年没来了。坟头也小了些,我们从麦地里铲些土,把坟添得大一些。点着纸和“钱”,嘴里祷告着,能给自己带来好运,他们在那边安好。自己面前有两座坟,一座是爷爷奶奶的,另一座是母亲的。

爷爷是第一个离开我们的,在我的印象中爷爷腰弯得厉害,几乎是九十度。但在我的心中他是一个高大和伟大的人,他一年拾得柴火,够奶奶用上三年的。他种西瓜很在行。每年都用种来的西瓜换些粮食。听奶奶说,爷爷最疼的就是我了,每次大队支部开会,他都会背上我,我可以吃上好吃的。爷爷去世的时候,我只有7岁。爷爷下葬那天,我哭得很痛。

在爷爷走了不久,母亲又患病离开了我,那年我9岁。现在母亲在我的记忆里已经越来越模糊了,仅仅能回忆起一些片断。听邻居们说,母亲爱生气,生气的时候闷在心里,几天过不来。母亲没有文化,但是很爱学,我记得她曾经背百家姓到深夜,有时候,也请教我某个字的写法。母亲出生在农村,省吃俭用,后来,我们落户城里,很多城里人都说她太会过了,不知道别人是夸她,还是贬低她。母亲患病期间,与病魔进行了抗争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全家四口在一起看电视,期间,母亲围着椅子跑起了步,紧接着父亲也跟在了她后面,接下来哥和我也加入了队伍当中。我当时觉得那一刻很幸福,很快乐。最终,母亲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,她还很年轻,还没有享受到生活的美好。周围的人都很可怜我,在火葬场,我看了母亲最后一眼,走的时候,我不由得看看后院里那个高耸的烟囱,一缕黑烟从里面出来,飘向遥远的天际,此时,我才确信母亲已经完全融入了大自然,而且我今后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。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情绪已经无法让我控制自己的眼泪。

奶奶身体很好,奶奶走的那一年84岁,我刚刚大学毕业。我的童年生活很长时间是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的,奶奶仍然象爷爷那样心疼着我,给我做好吃的,放假时,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我回来。70多了,奶奶还一个人种着地,担水,干一些年轻人也未必能干下来的活,每当奶奶走到坟地时,她都会骂上爷爷一阵子,怪他走得早,享福去了,让她一人承受着生活之难,看到母亲的坟地,奶奶满眼泪花,嘴里直唠叨着苦了孩子。

两个坟里躺着三个我最亲最近的人。如今,我也到了而立之年,回想起小时的一点一滴,一瞬间,竟变得如此陌生,如此失落。数十载后,我们活着的人也都要归于一抔土,再往后,也许,土地上的生命都要终结,只存在着空旷的宇宙。想到此突然感觉到一种虚幻、一种苍凉、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慌。作为脆弱的生命也许能做到的就是要好好地善待现在,享受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哥哥提议到阴历七月十五、十月一这样的节日也要来上坟,我表示赞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