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iaguofa的博客

人不能没有目标,哪怕追求的是一种虚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文人两面  

2010-05-10 11:13:12|  分类: 好文共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bleach《文人两面》

 

引用

bleach文人两面

 

  自古文人相轻,有惺惺相惜。

  我不是文人。对所谓的文人,既不轻,也不惜。

  所以我既没有李太白渗进骨子里的傲气,也没有杜少陵表里如一的忧国忧民,更没有辛稼轩万里如虎的气概。

  我只是喜爱浏览一些不着边际的淡然散文。形越散,神愈聚,极有味道。

  近来读到一篇散文,华丽的辞藻优美的像极了文山中国风的歌词,带点浓郁的古风,又涵着我们这个年纪独爱的忧郁。我说华丽,不含贬义。我喜欢读极尽华丽辞藻的文笔,显得作者阅历丰厚。觉着好,就不像秋雨先生说的那样少读。多读几遍,手不释卷。想把里面的每个字吃透。

  别问我作者是谁。我只是一介布衣学子,难登大雅之堂。那是一个校友的文章。我暂且称他为小轶吧。

  小轶,小轶。

  彼时,我轻抚着纸上作者的名字,心想:真好,倘若有机会,我定要认识他,向他讨教一番。我不是文人,多向他讨两篇文章来读读,也总归无错。

  他是甲班,我是丙班。楼上楼下,没有机会认识,也就搁浅了。

 不久后,校内一场竞赛两班结怨。班里一个女生落单了,被甲班几个人撞见。甲班的同学竟侮辱她,极尽低劣之言辞。她在寝室里面诉苦,我放下手里的茶杯,咬牙想了想,垂下眼帘盖上杯盖,道:“不能姑息。”

  他们道歉了,我听不出一丝诚意来。当老师询问我的意思来时,我撇撇嘴:“抱歉,老师,缘由非我。不必在意我的想法。”那女生是单亲家庭,对她来说,寝室就像家一样。我不希望她在家里也要受气。

  但是,后来被同学告知:“你崇拜的小轶就在其中。”

他说那女生:“下贱。”

我想淡然处之,心却不由自主。自修时做作业,提起笔来又放下,反复数次,总归不能平复心境。

“现在想想我离那时的自己走出很远

起点消失在身后遥不可知的地方

停下来的时候茫然四顾却发现除掉卑微的怀念一无所有

就像有的人并非你曾经想象的那样美好

很多时候他们在你周围说着笑着

可是微一转身

一切就都变成另一个样子”

这是小轶文里的一段话,那时我仿佛能感觉到他藏在文字里的那颗纯真真挚的心。而现在,我不能。

我只能从里面读出一个武侠中常见的“千面魔君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